城市站点
> 让细胞生长“土壤”实现国产替代
详细内容

让细胞生长“土壤”实现国产替代

时间:2021-04-18     人气:134     来源:厦门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     作者:
概述:就像种养花草需要优质的土壤一样,在生物科技领域,细胞培养也需要优质的培养基来助攻。在厦门创新创业园,就有这样一家细胞培养基生产企业——生物角(厦门)科技有限公司......

  

  ■短短几年时间,由仝彩玲领军研发的细胞培养基已经开始应用到多项干细胞培养研究中。

  

  ■仝彩玲读书时使用的实验耗材昂贵,让她萌发创业想法。

  就像种养花草需要优质的土壤一样,在生物科技领域,细胞培养也需要优质的培养基来助攻。在厦门创新创业园,就有这样一家细胞培养基生产企业——生物角(厦门)科技有限公司,它致力打破国外企业在培养基产业方面的垄断。

  这家公司的领军人物是厦门大学医学院博士仝彩玲,团队成员由多名生物和医学硕士、博士,临床医生,软件工程师等组成。短短几年时间,他们研发出的细胞培养基已经开始应用到多项干细胞培养研究中。

  记者 张海军 通讯员 郭文晨

  实验耗材太昂贵 让还是学生的她萌生创业念头

  关注细胞培养基,还得从仝彩玲攻读博士时说起。在厦大读书时,仝彩玲的专业方向是干细胞,经常得做干细胞实验。实验时使用的细胞培养基,就像细胞生长时的“土壤”,一般500毫升就要3000多元。她说:“这在所有实验耗材里是最贵的。用的时候,同学们都非常小心,非常节省。”在干细胞研发上,细胞培养基也是最大的成本支出,大概占到总成本的80%。

  她说,价格高只是一方面,这些细胞培养基都靠进口,特别是在无血清培养基市场,赛默飞、默克、GE等少数几家公司占有全球绝大多数的市场份额。国内的干细胞研发企业经常遇到断货、缺货的情况。“我上学时,这个领域生产在国内还是个空白,那时我就在想毕业后要朝这个方向发展”。

  2017年,仝彩玲成立生物角(厦门)科技有限公司,正式开始研发细胞培养基。不过,想要实现“国产替代”并非易事。在研发上,培养基的产品成分很复杂,纯化技术要求也很高,还需要一定的生产能力和严格稳定的质量控制体系。

  起初,仝彩玲的公司和实验室就在厦大大学生创业中心,她的很多师弟师妹加入了进来。目前,生物角公司的研发团队有18人,大概占到公司总人数的一半。培养基研发的难点在功能性蛋白提取上。2020年,生物角公司搬入厦门创新创业园,拥有了700多平方米的办公场所,还投入100多万元建立了蛋白发酵和纯化技术实验平台,公司的发展逐渐进入了快车道。

  与厦门医学院展开合作 研究干细胞修复缺损皮肤

  目前,生物角公司研发出的细胞培养基产品已经向部分干细胞生产公司、高校进行供应。这些产品的价格远比国外进口的要低。

  “我们500毫升培养基的售价在1000元左右,差不多是进口产品价格的三分之一。”仝彩玲说,虽然他们量产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已经实现了200多万元的营业收入。

  她还向记者播放了一段视频,展示一种心肌细胞收缩状态。这种心肌细胞使用的是生物角公司研发的心肌细胞培养基。“我们培养基的营养也可以让这种细胞维持1个月左右的跳动。”仝彩玲说,他们的这种培养基在国内外处于比较领先的水平。

  此外,生物角还和厦门医学院展开合作,主要进行干细胞用于皮肤缺损修复的课题。“这个研究主要用在医院的烧伤整形科。”她说,课题进展顺利的话,将大大缩短病人治疗的时间,减少愈后的皮肤疤痕。

  对于细胞培养基的行业前景,仝彩玲觉得非常乐观。细胞疗法推动了许多疾病的临床治疗发展,比如,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治疗中就使用了细胞疗法。未来在很多癌症治疗中,细胞疗法也会变得很普遍。她说,厦门也立项建设了细胞治疗研究中心,这些对细胞培养基产业的发展有极大推动。生物角公司也在研发用于靶向治疗细胞药物生产的细胞培养基,将来这可能是公司的又一个重要发展方向。

  【人物名片】

  仝彩玲:厦门大学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博士,曾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数学物理学院任研究助理,2017年创办生物角(厦门)科技有限公司,2019年12月入选厦门市第十二批高层次人才“双百计划”。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机械手臂正来回搬运、折弯钣金,工人们只要完成组装各类元器件即可,在厦门火炬高新区施耐德电气(厦门)开关设备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里,可以近距离体验一场数字化之旅;在厦门火炬(翔安)产业区,厦门ABB整合了从研发、制造、工程到销售和服务的全产业链业务,带动厦门电力电器产业链的完善和技术、人才的集聚,吸引更多上下游配套企业竞相发展……

      创新是“智造经济”发展的关键抓手。近年来,厦门火炬高新区突破产业布局的地理限制,形成集群化产业智造链,增加新的增值点。从岛内到岛外,从零星分布到聚能发展的高端制造路径,如今,厦门火炬高新区电力电器产业主要以生产研发智能输配电成套设备、控制元器件、电源装置等产品为主,形成了从低压、中压到高压,从元器件、成套设备制造到专业化工艺加工,集研发、制造、销售于一体,上下游紧密关联、产品功能互补、资源互补的产业集群。

      紧密协扣的产业环,使得厦门火炬高新区电力电器产业链上的企业创新能力快速攀升。世纪工程港珠澳大桥正式通车,厦门火炬高新区企业科华数据为其配套了东西人工岛多套交直流屏电源设备、186套工频、高频UPS不间断电源系统。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这项超级工程背后亦有厦门火炬高新区电力电器企业的身影。此外,北京奥运场馆鸟巢及水立方、青藏铁路等国家重点工程同样布局了厦门ABB高压开关公司的许多产品。麦克奥迪电气具有年产100万件中低压电器配套绝缘件生产能力,是亚太地区输配电设备配套绝缘部件的最大制造商……厦门火炬高新区“智造”在高品质舞台中央创造着巨大的经济价值和示范效应。

      今年1-2月,厦门火炬高新区平板显示产业实现产值187.9亿元,完成量占厦门市97.1%。目前,该产业主要集中在电源器件、配电控制元器件和成套设备领域,厦门火炬高新区以施耐德、ABB、科华恒盛等龙头企业为聚集内核,引进一批科技含量高、专业配套能力强、分工协作、富于竞争力的配套企业,提高“中国智造”的整体装备水平,一批创新型企业正推动厦门电力电器产业迈向高端化。

      迈向“智造”的高端化,是厦门火炬高新区电力电器产业链全方位延伸,拓展产业链发展深度的重要成果。大规模的集群化生产催生了新的协同发展模式,企业也有了更强的拓展空间,最直接表现是一家龙头企业正常运转,其他配套企业也结伴活跃起来,相应的整条产业链涉及到的发展元素也迅速滚动起来。

      目前,厦门火炬高新区企业与企业之间存在相互配套合作关系,本地配套率超60%。尤其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疫情让园区电力电器相关企业更加注重技术升级,也更加突显了厦门火炬高新区电力电器产业链上下游柔性发展的协同性。

      30年来,厦门火炬高新区通过“智造”创造新的高地,抢占全国市场份额,尤其是在以“国家火炬计划厦门电力电器产业基地”为载体的助力下,电力电器产业稳健发展,成为园区产业的重要“门面”之一。

       

    阅读全文
  •   

      ■厦门创新创业园。

      

      ■孙瑞彬

      一毕业,孙瑞彬就来到厦门高新技术创业中心(下称“创业中心”)工作。18年来,她从一个未谙世事的20多岁小姑娘逐渐成长为独当一面的管理者,火炬高新区就是她人生和事业的导师。她也见证了创业中心近20年来的快速发展变化。

      文/记者 张海军

      通讯员 管轩

      李幼君 郭文晨

      图/陈立新

      最忙时要同时办理19家公司的注册手续

      说起当年第一次迈进创业中心的情形,孙瑞彬记忆犹新。2002年,创业中心刚刚搬入新的办公场所,她在这里参加入职面试。面试官的提问让她既紧张,又兴奋。

      她是厦门高新技术创业中心第一个80后,很多同事直到现在有时还亲切地喊她“丫头”。“到现在,我还很庆幸自己赶上了创业中心高速发展的黄金期。”孙瑞彬说。她是在行政部门负责日常协调沟通等工作。“虽然工作内容琐碎繁杂,但历届领导对我的工作都很支持,他们的指导对我的帮助很大”。

      “入职5年后,我被调到业务部门,主要负责项目引进工作。”孙瑞彬说,“大家的干劲很足,工作的氛围很好。我也不断学习,经常出差,积极适应新的角色。”

      刚开始时,企业注册周期大概需两周时间,远没有如今这么快捷方便。孙瑞彬说,没做完的注册材料总要带回家处理。2009年,创业中心新注册企业100多家,她一个人就完成了56家。“最忙碌的时候,我要同时办理19家公司的注册登记”。

      虽然工作忙碌,但是看着创业中心一天天的发展,孙瑞彬的内心感觉很充实。2010年,在厦门创新创业园内一间100平方米办公室里,专注线性光源领域的普为光电成立。这家公司就是孙瑞彬经手注册的。

      “这家公司在创业中心发展得很好,很快就成为国内LED行业的骨干企业。”孙瑞彬说,他们的新项目就在火炬(翔安)产业区,总投资1.5亿元,建筑面积约7.5万平方米,预计明年建成投产。投产后,5年内可实现新增年产值10亿元的经营目标。

      “以情引才”“以才引才”释放最大链式效应

      创业中心是我市科技型中小企业孵化与加速、新兴产业引领与培育的重要平台。过去几年,孙瑞彬还负责过企业审核、人才引进等多项工作。

      引才、聚才、育才,工作岗位的变化也让孙瑞彬重新思考自己的工作方式。她说,以前在负责企业注册时,加班加点及时把工作干完就好。而2016年负责人才引进工作后,她觉得应该要消除拟引进人才的后顾之忧,做到全流程的服务。“工作不能停留在做完的层面,得把自己的工作做细、做好才行。不能把人才引进来就不管了,他们有什么需求、要求,得负责到底”。

      当年,创业者李平川带着自己研发的动态智能锁来创业中心寻求合作。“当时,他也有自己的顾虑,项目缺资金,也怕自己的专利技术不被认可。”孙瑞彬说,创业中心的招商、引才团队觉得李平川的项目既符合火炬高新区电力、物联网等产业的定位,也很有市场前景。“我和团队的伙伴多次找他交流,也帮助他解决融资的问题”。如今,李平川已经是厦门创新创业园入驻企业厦门华数电力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企业已经研发了几十种不同形态的锁具,能满足不同行业的需求。

      除了依靠火炬高新区制定的人才引进政策外,孙瑞彬觉得“以情引才”“以才引才”才能释放最大的链式效应。曾在中科院半导体研究院担任研究员的张峰曾在厦大就读,对厦门的感情很深。在厦门大学物理系校友刘长江、蔡伟伟等人的力邀下,张峰最终从北京来厦创办紫硅半导体,将科技成果进行转化。

      人才引进也不能只盯着国内。2016年以来,孙瑞彬和创业中心的同事们开拓视野,面向全球招才引智,一批海外高层次人才项目落地厦门。

      辛勤的耕耘得到了大家的肯定和认可。2020年,孙瑞彬获评“厦门市人才工作先进个人”。这一年,她也转任创业中心子公司厦门海峡科技创业促进有限公司总经理。

      厦门高新技术

      创业中心发展历程

      1996年 厦门高新技术创业中心注册成立。

      2000年 厦门留学人员创业园一期动工兴建。

      2001年 获评“国家留学人员创业园”“国家高新技术创业服务中心”。

      2008年 厦门台湾科技企业育成中心被认定为“国家科技企业孵化器”和“国家对台科技合作与交流基地”。

      2013年 厦门科技企业加速器一期建成投入使用。

      2017年 启动建设石墨烯、物联网、海洋专业孵化器和火炬新科广场。

      2019年 启动建设火炬石墨烯新材料产业基地。

      2021年 火炬石墨烯新材料专业孵化器被认定为“国家科技企业孵化器(专业类)”。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