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站点
> 厦门民俗活动:杨五郎信仰
详细内容

厦门民俗活动:杨五郎信仰

时间:2020-12-14     人气:264     来源:厦门市人民政府网     作者:
概述:根据漳州石姓保存的族谱记载,“西石”的发祥地在古同安县城之西的鹤浦,即今杏林的高浦村。“西石”石氏始祖为石螽扈(字振卿)......

 根据漳州石姓保存的族谱记载,“西石”的发祥地在古同安县城之西的鹤浦,即今杏林的高浦村。“西石”石氏始祖为石螽扈(字振卿),原为江南寿州(今安徽寿县)人,年仅16岁就因“以武勇征黄巢有功,授福建部尉”。唐僖宗光启二年(公元886年)入闽,分南北二部,石螽扈“始为南部都尉,因移居于鹤浦”。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到宋代石姓已成半县望族。当年同安考中的47名进士中,石家就占了8个。


  明朝初年,因谣传闽南有“龙脉”之象,一时朝野恐慌,朝廷派人巡查,要斩断“龙脉”以绝后患,石氏深受其害,四散避祸,族人遂散居于浙江台州、广东、晋江、龙溪、潮州、同安岳口等地。其中,部分子孙东迁至厦门岛内的坂尾(今坂美),一直传至现在。


  目前,居住在坂美社的客家人仅有80多户约300多人。据不完全统计,仅从坂美移居海外的客家人就有六七万人之多,其中光在台湾的就有2万多人。近年来,台湾和海外的宗亲常回来祭祖,比对族谱话叙沧桑。


  客人不说客语反讲闽南话,石姓族人奉杨五郎为祖先。坂美社客家人的一切穿戴与其他地区的闽南人并无不同,他们不会讲客家语言,即使是村里的老者,也是一口道地的闽南话。


  “我们现在说的是闽南话,习惯跟闽南风俗相差无几,惟一的差别可能是我们信仰的是杨五郎(《杨家将》中的人物)。”厦门市客家经济文化促进会常务理事石根平笑着说,他们族人如果不改语言不改习俗,“估计男人连娶个老婆都难”。


  建在村里的杨五郎庙是全省惟一一个专奉杨五郎的庙宇,庙里供奉着两尊杨五郎神像,一老一新。当地老人说,原来杨五郎神像曾丢过一次,村里人只好又另造一尊新神像,不料后来又找到了原来的那尊神像。


  石根平从小长在坂美社,他记得每年的正月十五,社区居民都要将“杨五郎”抬出来摇上一大圈,摇得幅度越大代表着来年越兴旺。相比其他地方石姓族人而言,杨五郎作为石姓族人最主要的信仰神之一,在坂美社人心目中的地位更高,“几乎可以算是跟祖先一样了”。时至今日,连坂美社的老人们也说不清,为什么石姓后人会以杨姓先人为祖先。“我们从小就被长辈教导要敬奉杨五郎,可谁也不知道原因。”坂美村人这样告诉记者,至于这个庙是何时建造的,由谁来建造,更是已经成为一个谜。


  如今的杨五郎庙看起来非常新。考古人员说,这个庙是不久之前按照原庙样式翻建的,从其结构特点来看,原庙应该建于清代,但庙堂主殿却保留有2个明代的覆盆式柱础和2个明代条石,因此考古人员推测,原庙最早应该建于明代,而清代又进行重建。


  由于处在环岛干道五缘湾段首期建设80亩的征地范围内,杨五郎庙引起了人们的进一步关注。因为“如果这个庙没有了,将来坂美社的这一民俗活动也就没有了”,在坂美居民的一再争取下,目前杨五郎庙据说已确定要拆迁重建于五缘湾湿地公园西侧。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虎溪岩,一名玉屏山,为本岛传统赏月胜地,其山间峭壁嶙峋,相传山间一洞,古为虎穴,洞中一股清泉,喷流成溪,遂称“虎溪”,日久衍成山名。明万历四十二年(1614),名士林懋时爱石成癖,至此开拓山岩,凿石室曰“棱层洞”,并供奉虎神。


      虎溪岩“棱层洞”亦称“夜月洞”,每当满月东升,月光直射入洞,虎神如生,蔚为“虎溪夜月”名胜,为厦门“八大景”之一;虎溪岩所在玉屏山旧时建有玉屏寺,山体另一侧相距不足百米即为白鹿洞,因此这一带成为历代文人名士登临游赏之地,留下诸多题咏和记事摩崖石刻,具有很高的历史文物价值和书法艺术价值。


      “棱层洞”周围集中了明清时期及近代石刻近二十处,以林懋时、南居益、何乔远、邓会、黄日纪等题刻最为著名。它们是:1林懋时于万历丙辰年(1616)自题自刻“棱层”二个大字,位于洞口之上,字作楷体,字径1.2米。2明天启年间(1621—1627)南居益等三人题刻行楷五言律诗各二首。南居益,天启三年(1623)任福建巡抚,曾在厦门沿海指挥抗荷斗争。3明代万历进士、著名地方史专家、《闽书》编纂者何乔远两首行书五言律诗。4清代乾隆年间厦门著名诗人黄日纪七律诗题刻一首,近代著名高僧、南普陀寺住持太虚法师行书五言律诗一首。


      此外,还有南明郑成功部属参将、承宣使邓愈行书七言绝句一首,以及明清时期石刻(明代蔡谦光、林祖澎、朱康宪、王用霖和清代倪鸿范、吴錡、杨中鎏、赵在田、程荣春、龚显曾、周揆源等)多处。


      1982年公布为厦门市文物保护单位。


      保护范围:“棱层”石刻及其左边石刻所在岩石全体。

    阅读全文
  •   据典籍记载,风狮爷的形成应该是在金门,大约在明代中叶和明末出现。据传,郑成功攻打台湾时,要建造大量舰船,就在金门岛上砍伐了大量树木,导致金门风沙日益加大,岛上村民生活受到严重影响。此时,除了重新植树外,风狮爷的传说开始兴起。


      金门与大嶝同属海岛,面临同样问题,风狮爷也逐步从金门传到大嶝。福建省海峡五缘研究会理事、翔安民俗专家张再勇说,以往大嶝好几个村庄都有风狮爷,但是很多在“文革”时期遭到破坏,目前大陆地区仅大嶝存有两尊风狮爷。而金门风狮爷数量较多,有好几百座。


      在大嶝,离风狮爷几百米远处,有一古石雕“石狮爷”,相貌和功能与风狮爷相似。民俗专家说,“石狮爷”本名“石狮公”,可以说是风狮爷的原型。


      石雕的头顶有一个“王”字,嘴巴衔着一把剑。


      据传,“石狮爷”已有三四百年历史,相传是建村时建的,镇风沙、克妖魔。据介绍,石雕原本是立体方形的,但在“文革”时期遭到破坏,被运到附近一个水利站当成了建筑材料。后来被重新运回,并立在原处。


      民俗专家张再勇表示,“石狮爷”本名为“石狮公”,容貌确如村民所言与风狮爷有点相近,且功能也有相似之处,都可以镇风沙。


      他说,风狮爷形象是一步步演变而来的,跟“石狮公”有极大关联。最早是泰山石敢当,然后中原文化往南流传,到了南方则演变成“石狮公”雕塑。到了明朝中末期,翔金两地人民将“石狮公”再次演变成如今的“风狮爷”。目前,石敢当、石狮公和风狮爷在翔安都能找到。可以说,“石狮公”是“风狮爷”的原型。

    阅读全文
  • 分享